巴巴多斯醋栗

【随笔】熙宁变法课堂复习:一份正经REPO

CLord:

*千呼万唤始出来……终于盼到了改革册一轮复习的你荆。


*部分观点站在新党立场,沿用邓广铭老师的逻辑


——
这里仅就老师的两句话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一、农田水利法
从看起来最轻松的一个话题谈起。课堂说,“农田水利法是争议最少的,也是相对容易贯彻的,阻力小。其结果也非常积极,执行过程中不容易走样。”
欸……真的吗?


1.首先从农田水利法的地位看起。
农田水利法貌似是新法经济措施中最不起眼的,因为它没有做什么太大创举,兴修水利、疏浚河道,于前朝甚至于整个农耕社会都是一件以维持精耕细作为目的的经常性的措施。
但是,它恰恰是王安石变法中最能体现其理财观点的一个措施。其部分内容个人依《宋会要辑稿•食货》概括如下:


(1)各县令对于县内荒废的土地,考察调问荒废的原因,并丈量荒废的土地数目,与自己具体的处理措施(垦荒、兴修等)上报本州(应即朝廷,此处待考)。
(2)各县令考察县内河流,关注是否有需要疏浚的,是否有可以取水灌溉的却被荒废而待兴修,是否有可以利用的新处,如果有,怎样策划筹建等问题。
(3)对于临近大川,水灾隐患大的地区,要开导沟洫、通泄积水的地方,丈量策划其深浅,规划其所需工料,提拔举荐擅长修水利工程的人并依据县内民力量力而行。
(4)上述工程浩大、财费和民力不够的可以让受利的户主在常平仓(即青苗法实行时的一个存粮仓库)系官钱处贷款,贷款仍然不够的,可以在官方主持下向当地财力较多的人家贷款。


邓广铭先生在《北宋政治改革家王安石》中对此评价:


“在这道法令中所要调动的,是全国各地各阶层社会人群的劳力、智力、财力,以及领导、组织、管理等等方面的力量……这与王安石……提出的‘因天下之力以生天下之财’的理财方法完全符合。其目的,显然不是专为解决政府的财政收支问题,却是履行‘欲富天下则资之天地’那一原则的。”


之前我曾经提过,王安石富国然后资之天地的理念有点像现在的国家财政方面。即政治的经济生活里提到的“国家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重要支柱”观点。虽然话比较官方和老套,但道理是差不多的。
农田水利法也恰恰是当时农业社会中思想相对先进的王安石“向大自然索取财富”(邓广铭语)观念的最好体现。




2.关于农田水利法的争议和执行走样的可能性。
争议问题,我只能说相对来说,的确是较少的,包括阻力也是。执行走样的可能性也是有的。这里我选用一份材料说明上述两个问题。
苏轼在上神宗的《万言书》中提到:


“天下久平,民物滋息,四方遗利,盖略尽矣。今欲凿空访寻水利,所谓即鹿无虞,岂惟徒劳,必大烦扰……所在追集老少,相视可否,吏卒所过,鸡犬一空。若非灼然难行,必须且为兴役。何则?格沮之罪重,而误兴之过轻。人多爱身,势必如此。
且古陂废堰,多为侧近冒耕,岁月既深,已同永业,苟欲兴复,必尽追收,人心或摇,甚非善政。
又有好讼之党,多怨之人,妄言某处可作陂渠,规坏所怨田产,或指人旧业,以为官陂,冒佃之讼,必倍今日。臣不知朝廷本无一事,何苦而行此哉。”


作为保守党代表之一的苏轼,在引文第一段将矛头指向了兴修时的无专业人士引导(按:这一点据上文内容,有提拔举荐擅长修工程的人这样的措施,因此这一点并不大成立。)和“兴役”的劳民伤财。第二段则更多体现他的地主阶级立场,对于农田水利法,课本中也提到“被豪强垄断的公用水渠,须重新疏通救济”,这无疑也触犯了豪强地主的利益。
上述两段更多体现了农田水利法的阻力因素。
我觉得最有价值的是最后一段。即提到一种情况:因个人恩怨,将某处旧田说成可以让政府“有作为”的官坡,随意说某处可以建沟渠,实际破坏了他人的私人田产。这固然有一定的阶级色彩,但我觉得这确实是执行过程中走样的可能性的一种。人心确是最难以把握的东西,有权时难免谋私。
关于最后这一段我想跳出这个话题多扯一点。我是一个站在新党立场看熙宁变法的人,很多时候如何面对旧党的批驳材料,其实不仅是我现在对熙宁变法整体的认识问题,也是当时执政者能否正确认识自己所推行政策的实际效果的一个重要方面。旧党的批驳材料在我个人眼里是一面镜子,虽然可能存在夸大成分,却很多着实反映了新党的政策执行中的弊端。比较可惜在于由于党派对立的局限,王安石将他们的言论归于“流俗之言”而部分忽视,一定程度上没能有效在问题发生时遏制住其苗头,导致后期执行走样,弊端凸显,改革力度被迫逐渐减小。






二、免役法
很巧的是,免役法的评价与农田水利法相反:“破坏了差役的义务性。阻力相对较大(老师评:最大:方田均税),并且强制交钱,争议大。”我主要也谈两个问题。第一个是结合差异法弊端谈谈变革的重要性。第二个是在理论层面是否有强制出钱的问题。


1.提及免役法,过去的差役法是一定要谈一谈的。
北宋时将民户依照财产和地位划为九等,并规定下五等一律免役,上四等户量其家产而分别给以轻重之役。然而实际执行时,官绅豪强大地主都拥有免役权,在政府中有挂名职务也有免役特权。于是,各种差役就落在地主阶级的中下层和比较富裕的自耕农身上了。
这样的差役法在当时弊端是明显的。《宋会要•食货》中载:


“且以三千户之邑五等分算,中等以上可任差遣者约千户;官员、形势、衙前将吏不啻一二百户,并免差遣;州县乡村诸色役人又不啻一二百户,如此,则二三年内,已总遍差,才得归农,即复应役,直至破尽家业,方得闲休。”


这里说的是役期频繁,服役者难以从事农耕的本业,以致“破尽家业”。
欧阳修在《义勇指挥使代贫民差役奏状》中也提到:


“兼自兵事已来,州县差役频并,素来力及之户,累世勤俭积畜,只于三五年重叠差役,例各减耗贫虚,逃亡破败。而州郡事多,差役难减,往往将第三、第四等人,差充第一等色役,亦有主户少处,差稍有家活客户充役勾当。”


这里一是指出了差役法役重,使服役之民“重叠差役”,最终“逃亡破败”,显然不利于社会稳定。而与此同时由于差役难减,往往用第三、四等民充第一等役,实际已经对差役制度本身造成了一定破坏。
司马光在其《论修造札子》中谈到:


“臣请且言诸州买木一事,扰民甚多。衙前(即差役之最高,主管运送货物是它的职责之一)皆厚有产业之人,每遇押竹木纲,散失陪填,无不有破家者。”


这里指出了另一个现象:当运送货物丢失时,运送者要全额照价赔偿。这对于“厚有产业之人”都能“破家”,更不用提其他的下层民众。
综上,差役法的变革,其实是趋势所向。即使是当时的保守党人物司马光,也指出差役法弊端,并曾经在其任内和任地部分实行免役法的内容。




2.关于理论层面是否有强制出钱的问题,首先要从免役法的内容看起。
邓广铭先生在《北宋政治改革家王安石》中依《宋会要辑稿•食货》将免役法的内容总结了一下。现部分摘录如下:


总的原则:“应昔于乡户差役者,悉记产赋钱,募民代役,以所赋钱禄之。”
订立条目:
(4)凡此前应依次轮冲差役的四等以上户,既不再服役,就都要依其所有土地的数量,随同夏秋二税(即青苗钱)交纳“免役钱”。
(5)……城市中的上五等户,旧无差役负担者,也一律按其田产数量减半出钱,称为“助役钱”。官绅形势户也不得再享有免役特权,也要按其户等或田产数目减半交纳助役钱。
(6)诸路州县均需分别预计一年应用雇值若干,由该州县的上四等民户分别摊纳。在实际应用数目之外,还必须多取百分之二十,称为免役宽剩钱。


综上所看,在最初条例定立的时候,确实存在“强制交钱”的问题。并且这个问题也要分开来看,因为免役法的“交钱”分为三个部分:免役钱、助役钱、免役宽剩钱。从免役钱的角度来说,因其“一律按其田产数量减半出钱”,实际是不论其是否已不服役的。而从后两者来说,本身隶属于免役法的体系,虽然也具有强制性,但却与免役钱的强制性有一定差别,从义理上说,这是一种义务性的交费。而免役钱则应是根据其是否服役而定,真正的强制性也由此看出。因此下文叙说时更多将“强制出钱”的定义加于免役钱之上。
据《长编》,免役法于熙宁三年十二月初在开封府试行出了成绩:


权知开封府韩维言:「本府衙司投名及乡户衙前等,人数差遣不均,良民颇受其害。盖由条例繁篮,猾吏缘以舞弄。今相度减罢本府乡户衙前八百三十五人,总减重难十八万一千余拢。其诸处勾当,或召税户及诸色人,或就差见充押录,或□差三司军将,或更不差人……」


然而半年后即发生了两件事,其中一件便是开封府内的大户声言,愿依旧充役而不愿交纳免役钱。后来政府下达一道诏令,上三等户中不愿拿钱而依旧愿意充役的,可以依照原来服役的时限赴官充役。自此,对于免役钱部分的强制出钱,已大部分被政府废止,至于四等户,则应当是因为免役法的确减轻了他们的负担,故此次废止不涉及这一阶层。
最后还想提一提免役宽剩钱的问题。免役宽剩钱的作用,据《长编•熙宁四年七月》引:


“若遇本路州军有凶年,以募人兴修水利,即既足以赈救食力之农,又可以兴陂塘沟港之废。陛下但不以此钱供苑圃陂池侈服之费,多取之不为虐也。今于其乐输之时,放而不取,及其凶年,乃更胁诱百姓使出钱捄饥。”


可知其作用即是备荒年以赈灾,荒年时不再向民众征取免役钱,并此兴修水利等。




3.因篇幅原因,无法细谈免役法的作用。现引《长编•熙宁四年》王安石于神宗的对话来说明其理论上的作用:


“上患陕西财用不足。安石曰:「今所以未举事者,凡以财不足,故臣以理财为方今先急。未暇理财,而先举事,则事难济。臣固尝论天下事如奕棋,以下子先后当否为胜负。又论理财,以农事为急,农以去其疾苦,抑兼并,便趣农为急,此臣所以汲汲于差役之法也。」”


由此可见,免役法从理论上说,在王安石看来可达到“去其疾苦,抑兼并,便趣农”的效果。



以上。


——可能的TBC——


(如果明天老师谈评价的时候搞一些大新闻我有东西可以扯,我就继续写下去。)


评论

热度(49)

  1. 敛翮CLord 转载了此文字
    看了看自己笔记本上苍白的“理财:青苗法,避免农民受到高利贷商人的盘剥;保障农时……”突然觉得我和太太...
  2. 巴巴多斯醋栗CLor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