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多斯醋栗

神奇旅伴在哪里(bu

突发一个樱狼(复制组)脑洞!


就,玖楼国是临海国家,小狼,作为一条小人鱼,跟玖楼国公主小樱特别要好,怎么个要好法呢,大概就像原作那样只差告白了吧……结果飞王又搞事,小狼没法上岸,毅然以鱼尾为代价换取双腿带着公主走原作剧情(。)


既然提到小美人鱼,那当然要沿袭海的女儿传统,就算小狼君是一条长着肌肉发达尾鳍锋利一击抽断人腰粗珊瑚的鲨鱼尾巴的小鱼鱼也一样,如果他向身为人类的公主表白而没有回应的话,小狼鱼鱼就要变成泡沫了呢(叹气)但是关联性已经付出去了,小鱼鱼就,一边照顾公主一边担心自己哪天早晨起来变泡泡,一条哀伤而坚定的鱼鱼。


但是其实没有变泡泡……因为玖楼皇室,虽然以人类的外形出现,但是一家子都是克苏鲁,会让人类掉san值。古神家庭想了好多方法才和自己的国民平安相处,真实身份也一直保密。


既然对象都不是人类,变泡泡定律到底适不适用就不知道啦!克苏鲁小公主之前一直想告诉小人鱼自己的真身,但又担心还没表白就把小鱼吓走,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失忆以后干脆就把这事忘掉了……黑法每天看着小狼发愁,欲言又止,小人鱼发现两位年长的旅伴常常和次元魔女小姐对视并露出心照不宣的表情(喂


至于黑法怎么看出来的呢,一个大天使,一个高阶恶魔,要想不看出来也挺困难的了……大天使是黑,恶魔是法,常年暴躁地挥舞长剑进行物理净化的天使和温柔体贴笑起来超好看的恶魔,这样子。


说起来大家和小樱相处为什么可以不掉san值呢,第一是因为旅行团里根本没得人类……第二是因为,旅行的小樱,如果大家还记得,是复制体……飞王怎么造得出来完全力量的古神嘛!所以其实是削过的克苏鲁。结局的时候本体樱说自己跟着去旅行的话大家会很辛苦,是指自己作为完全体的克苏鲁,还没有习得家族的隐蔽秘技,跟出去肯定会让人掉san值的。


……尝试了一下新上色法?
p1滤镜,p2无滤镜
(玩色一时爽细化火葬场
(不要打我

……所以,难道底特律梗不是正好适合三只小狼吗!沙雕画风来一发!
左边51右边60中间900……是,是失败的迪斯尼画法😂

p2贴一个神奇女侠的进度,不打tag了

国庆节画莓玲✺◟(∗❛ัᴗ❛ั∗)◞✺

【黑法】法伊·D·佛罗莱特5次没能好好闻一闻樱花香(还有一次他成功了)

是,是刚刚发的梗(在这里)!速度来一发,ooc都是我的(逃)




法伊·D·佛罗莱特5次没能好好闻一闻樱花香(还有一次他成功了)


金发的魔法师把头上的兜帽掀下来,满脸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气。

“哇。”他说,“你真好闻啊。”

扛着刀的忍者看了他一眼,向远离魔法师的方向挪了好几步。



I messed up tonight, I lost another fight

刚搞砸了今晚 却又遭遇失败

I still mess up but I'll just start again

陷入混乱但也想不断重来

I keep falling down, I keep on hitting the ground

不断跌倒不断触地失败

I always get up now to see what's next

也要重新站起来面对接下来的挑战



2

“这位金发的大哥!”空汰说,“你太心急了啦!你们才认识一天不到,这么对Omega是不是有一点不怜香惜玉啊?”

“没有喔。”法伊有点闷地回答他,“不怜香惜玉的是他才对……不是说好了Alpha在发情的Omega面前都会把持不住的吗?我装的也没有那么不像吧……”

关西青年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也就是说,今天早上我闻到的烈酒味道……是大哥你喔?”他慢慢地说,“等等我有点乱……也就是说,大哥你,信息素是烈酒味,是个Omega,然后另一位大哥,味道有点像安娜苏爱在巴黎的那个,是个Alpha喔?”

“啊,请你抓抓重点诶,”纤细的金发青年身上还缭绕着浓郁的伏特加味,语调更加闷闷不乐了。“我只是想多闻一闻那个味道而已,超好闻的,我之前所在的国家没有这种香味的花啊……结果他直接把我踢出房门耶!”他忽地抬起头,头顶柔软微长的金色发丝微微摇动,白皙的脸庞上一双湛蓝色的大眼睛闪着水光,如果不考虑这位佳人那凶悍的信息素味道,这幅画面还真是足以令一众Alpha尽折腰咧!“空汰桑,这个主意可是你告诉我的啊!大家都是Omega同胞,你不能这样管杀不管埋啊!”

“我也就随口提到这附近没有Alpha抑制剂卖啊……败给你了,”空汰挫败地嘟囔道,“我当年倒追姐姐都没有这么心累过呢……要不你今晚跟他说,公寓里的空气清新剂用完了,请他帮帮忙好了……




3

“哦豁,”知世·大道寺说,“看来有人很甜蜜喔。”

黑钢难以置信地看了她一眼。

“你居然也能闻出来?”他有点惊恐(虽然自己不会承认)地说,“你们这里不是没有ABO吗?”

“我不是指那种甜蜜啦。”知世狡黠地微笑着,“不过既然你都说了……樱花香的确是甜丝丝的很好闻哈?”

她身侧高大的青年苦大仇深地叹了一口气。“你以为我想吗?”黑钢说,“Alpha的信息素味道会偏像母亲是哪个脑子坏掉的神明规定的啊?”

“你是什么意思啊?”知世也惊恐了,“法伊先生身上那股酒味不是你的信息素吗?”

黑钢捂住了脸。

知世想了一会儿,少女白细的小手安慰地抚上青年的胳膊。“别惋惜啦,”她说,“法伊先生今天晚上一直凑在你身边呢,要不是他自己先喝醉了……今天也是法伊先生拉着你去包扎手上的伤呢。他真的很关心你啊。”

“他只是想闻味儿啊知世,”青年的声音从他自己的手指缝里传出来,“你不知道他都试了多少次了……心烦的很。”

知世抬头看了看圆圆的月亮。

“你要这么想的话我也没办法啦,但是法伊先生会伤心的哦。他可是,即使喝得走路都没办法好好走,眼睛还要跟着你转呢。”年轻的女总裁笑眯眯地说,“说到这个,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喝着小酒,看着人家给你包扎的绷带,在甜蜜蜜的樱花香气里想着人家,几乎要想得樱吹雪,真是超甜的,简直就是如诗的少女……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讲了好不好啦!”



Birds don't just fly, they fall down and get up

鸟儿亦不会总在翱翔 也会有起落受伤

Nobody learns without getting it won

人生亦是在坚持到胜利之后方才寻得答案

I won't give up, no I won't give in

我不会放弃 也绝不妥协投降

Till I reach the end, then I'll start again

直到到达终点 然后迈向新的战场



4

当不断旋转的水柱破散的那一刻,八头司飒姬几乎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一颗颗巨大的水珠漂浮着,放大镜一般将池子中央的血腥场景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她自认为见过足够多的死亡,经手过足够多的血肉,自己应该没有这么敏感才是......可是一想到现在人事不省的那个金发男子前一刻还在关怀旅伴,笑嘻嘻地跟周围人打交道,现在俊秀的脸庞上就已经满布血腥,作为半个陌生人的她,心脏仍然会抽痛。身边的霞月已经快要哭出来了,牙晓向来淡淡的脸上也显现着震惊的表情。而水池中央,失去灵魂的少年,沾着血的嘴角还在抽动。


站在飒姬面前的这个男人,似乎压抑着巨大的情感,如同暴风雨前厚重磅礴的乌云,沉沉地压下来,飒姬几乎快站不住了。他跳进池子,飒姬看着他愤怒地抓着少年的手腕,接着好像是受到了攻击,他弯下魁梧的身躯,脸上的表情因为痛苦而扭曲。男人还没有缓过劲来,少年已经作出要吃掉金发男子另一只眼睛的动作,飒姬不知不觉攥紧了手指。


那似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冲天的樱花香气如同滔天巨浪,迅疾地向所有人的脸上拍击过来,裹挟着一股好像要直直地冲破都厅的天花板,撕裂这阴雨不绝的天穹的气势。本该甜蜜温柔的樱花洪流现在气势汹汹地在所有人周围流动不息,这香气现在披着坚固的盔甲,提着雪亮的刀刃,凶狠地逼视每一个胆敢染指珍宝的狂徒。


在池子中央,男人已经成功地甩开突然暴走的少年,将昏迷的金发男子牢牢抱在怀中。飒姬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在漫天浓郁的花香里,她突然想起一切还没有变得那么糟糕的时候,游人和自己一起去吃的樱花味的甜点。


虽然现在这么想很不合时宜,飒姬在心里默默地说,但是游人还活着,实在是让人很安心啊。



5

混合在血腥气里的伏特加酒的味道,越来越浓烈,也越来越苦涩了。黑钢用刚才胡乱抓起来的衣物捂住鼻子,向已经开始坍塌的棋盘中央冲去。


在棋盘中央,跪在一滩鲜血面前的,是那个满嘴谎话的魔法师不堪重负的瘦弱身体。Alpha和Omega对信息素非常敏感,能够通过味道来判断他人的情况,现在魔法师的信息素根本不是之前醇香的伏特加味,而是完完全全的浓缩酒精,还在棋盘外面的时候,忍者的舌尖甚至已经品尝到化不开的苦味和几乎烧起来的辣味。酒精的味道如同利刃,好像要把他的鼻腔连同大脑一起劈开搅碎。


那么,那个跪在那里的人,气味的源头,他现在感受到的痛,该是自己的多少倍?黑钢抓住法伊的手腕,突然觉得很气苦,他满腔愤怒,但不知道去向谁发泄,又几乎要委屈起来,这个瘦瘦的,苍白的Omega,毫不忌惮地伤害他自己,独自一个人义无反顾地奔向死亡的道路,完全不晓得依靠一下旁边的人。你就告诉我一切,又能怎么样呢?黑钢想,我看起来就那么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我难道不是一个Alpha,一个注定保护你的人吗?


不过黑钢一向都是有点大Alpha主义的,因此虽然他还在隐隐地埋怨着,而且自己也很不好受,忍者还是放缓了信息素的气味,樱花的香气缓慢地在伏特加的苦涩味道中流动,像是在缓慢地抚摸着人的脊背,又像是轻轻地“嘘”着在安抚。

浅淡温柔的花香环绕着,氤氲着,刺鼻的酒精味逐渐和缓下来,属于美酒的醇厚香气探出了头。在不断下落的石块和瓦砾中,樱花的甜香和美酒的醇香交织缠绕,如同情人逐渐相扣的双手。





法伊睁开眼睛,身下是床褥熟悉的触感。他勉强用胳臂支撑起上身,看向魔女小姐的影像。


从小樱的血溅到他脸上的那一刻开始,之后的事情,他全都不记得了。





Try everything

将全力用上

Try everything

愿甘苦尽尝



+1

“啧啧啧,”天照说,“啧啧啧。樱花伏特加,啧啧啧啧。”

“你啧个大头鬼啊!”黑钢怒道,身旁法伊的脸腾地红起来了,“苏摩!你又在咯咯乱笑什么啊!不要笑了!喂!”

“我们谈论酿酒而已耶,”天照举起袖子掩住嘴角,“你又着个什么急呢黑钢?啧啧啧啧。”



哦豁这个梗......我要撸一个天雷出来(逃

【翼年代记】黑金——一个隐喻(五)

久违的,特别短小的一更,前文见合集......下一更估计可以解释一下前面大家的疑惑(逃


黑金——一个隐喻(五)



雪粒化在袖口的毛皮上。湖水中的气泡永久地凝固在他们的脚底,头顶冰川粗粝的边缘盖住大半铅灰色的天空。

他牵着小孩的手走着。这孩子已经默不作声很久了,近乎透明的金发被风吹起,散乱在孩子带点婴儿肥的苍白小脸上。


握着的小手动了动,他垂下头看着小孩。


“你刚刚去哪了?”小孩问,脸上现出刻意抑制过的,害怕与孤独的神色。

被问话的青年仰起脸,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会他从前常常用在这类场合下的表情。


“我去了诹倭。”他最终微笑着说。“那里是我非常重要的人出生的地方。”

“比我还要重要的人吗?”小孩继续问。

“是和你一样重要的人。”青年回答道。

“那一定是个好地方。”小孩说。

“曾经是。”青年说,“我重视的人都已经被夺走了。”


小孩又沉默了,青年耐心地等待心底的一波钝痛消失。

“我好害怕。”小孩用梦呓一样的声音低喃着。

“她们哭泣的样子好怕人。那个紫色眼睛的女孩子,她看着我流泪的样子尤其怕人。”迷迷糊糊的童声继续嘟囔着,“战争好怕人。火也很怕人,废墟也很怕人,流血也很怕人。我一个人住在塔上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我感觉心脏好疼啊。”

“我做的对吗?”小孩抬头问他,一双蓝眼睛,与声音不符地清醒,瞪得圆圆的,眼圈有点发红。


他早就准备好了答案。


“你还记得刚刚见到我的那天吗?”青年蹲下身问道,“你记得我说了什么吗?”

“你告诉我,因为我们不合期望,所以要被抹去。”小孩说,“我感觉不公平。我现在也还是感觉不公平。”

“是啊,为什么我们必须得合乎期望才能存在呢?”青年说,“你必须得死掉,我则必须不能解脱……”他降低声音,像是在跟孩子说悄悄话,“所以你在皮夫鲁做了什么呢?”

小孩想了想。

“我叫醒了那里的机器,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它们。”他说。

“结果机器们觉得你说的对。机器们也受够了。”青年唇边的角度变得锐利而嘲讽起来,“所以你不用害怕。”

“战争的存在,”青年直起腰,望着远处被雪雾笼罩的两座漆黑山峰,“是因为不公。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了结束所有的不公,打碎所有的期望。”他闭上眼睛,“你做的是好事,因为你,那个女孩子再也不用受到期望的约束了。她彻底自由了,彻底退出这出不公平的闹剧了。”


“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小孩说,“我真的不是你的法伊吗?”

“你不是我的法伊。”青年说,“我也不是你的由伊。不是那个老人的爱人,不是那位女性的亲人。他们都被这出闹剧的导演害死了。”



再过多长时间她才会习惯这个?


从前,只要她想,一闭上眼睛,无数的光线就汇聚成网络,网络里连接许多跳动得比心脏都有活力的光点,它们交谈的声音弥漫在瑰丽的暗色梦境中,不知名的宏伟美妙旋律在她耳边回环往复,富有严谨规律的逻辑之美,可也饱含浪漫狂野的幻想意境,那是光点们合唱而出的,属于梦境的天体之歌——梦见们可不就是独属夜晚的一颗颗星星!光芒如水沿着网络优雅从容流动,她可以追随着闪光的液滴去到某位梦见的星球,或者干脆一整晚一整晚地看着独属于她的奇幻星空。

自从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洪水淹没她心爱的城市与人民,公主晚间的星空也迅速变成残暴的地狱图景。如血烈焰在网脉中熊熊燃烧,死去的恒星灰暗朦胧,无助地陷落火网之中,余下的几点零星可怜巴巴地闪烁着,光芒在彼此间飞速溅落——那是她认识的几个梦见,近乎绝望地传递着消息;死魂灵的阴云则在这仅剩的光网间低垂着头颅盘桓不去。

她不愿意再做梦了。可是面对这惊天危机——什么样的灾难会使这样多梦见命丧黄泉——她必须得警惕,保持信息畅通。每夜拜访几乎所有梦见,她并不觉得劳累,一开始是因为神经紧张,现在则是因为访问对象实在所剩无几。清晨将至,她回望残破暗淡的光网,每每悲伤难抑。


今夜,她习惯性地望向那颗紫色光点的方向,被那里的死灰色刺痛眼球与心脏。公主的指尖几乎回唤起知世·大道寺手制洋服的质感;她虽未亲身体验,亦曾如临其境。她原来最喜欢在梦里与知世交谈,自从烈焰在梦境中燃起,知世日渐愁苦忧虑,但公主从未想到厄运真会降临在自己好友身上......她泪盈于睫,身旁母后与雪兔哥的光点仍然明亮,稍微使她安心。公主强打精神,打算观看其他幸存者的情况。


一声凄厉的痛吼,几乎撕破梦境中的天空。她吓了一大跳,抬头望去——那里是新近暗而复明的星辰,飞王·里德的方向——现下,那颗光点急剧地颤抖着,膨胀着,表面凸起的纹路如同道道血脉,漆黑的浆液从中渗出。随着轰然一声巨响,那颗原本代表着飞王的星辰炸裂成无数碎片,燃烧在夜空中的烈焰突然火势大盛,其他本已变暗的死去恒星随之一个个爆裂开......公主下意识护住身侧两位亲人的光点,脑海中一片空白。


许久过去,她终于回神,曾经梦见们组成的壮丽网络早已彻底消失,那燃烧了许多天的地狱烈火也熄灭殆尽,留给梦境的只有灰烬与黑暗,无尽的,沉默的黑暗。




腿一个迪斯尼公主的进度👸


……翼的剧组收到一笔广告费!是,口红礼盒,一共五种颜色!
诶诶,希望由男孩子来拍宣传海报吗?……呃,那么谁先来?喔哟谢谢你啦小狼!色号是Dusty Rose!

总之是自己画的爽图,五张一个系列。口红色号都来自一个蛮复古的牌子的节日礼盒。啊,我真的是手残本残了😂

一些在日常生活中非常实用的表情包

叁伍陸:

哈哈哈哈哈哈哈


结巴患者:



这堆表情包见证了我和球追剧的历史。




球:







早前追剧的时候和结巴同志为了方便互相伤害而截的表情包,海量表情包(主要是 @结巴患者 同志截图,我只贡献了一小部分,你知道的,这个人平时除了写黄文,就爱搞搞表情包),大概有高老师嘲讽27连,李达康的暴怒,睿智的沙瑞金,以及季检察长和国富书记的一些客串。








第一部分:高老师的嘲讽。








1.1此篇章侧重于当对方说出不尽人意的蠢话时应如何反击。






























1.2此篇章适用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1.3此篇章适用于发完邪火后给自己挽尊
















第二部分:李达康的暴怒































这么看下来似乎也不是特别暴(。)高老师暴多了。








第三部分:睿智的沙瑞金。









选择题:我就跟李达康一个人(  )








A:赛                            B:玩








C:睡                            D:谈恋爱









面对出题者,沙书记作出如上评价。











灵魂画手小结巴的涂鸦。















第四部分:快乐的祁同伟








其实祁老厅并不怎么快乐,但这几张图看着特快乐。














第五部分:苦口婆心季检察长,都瘦成什么样了的国富书记,以及少年宫宫主仰望星空知晓真理无畏无惧孙连城。





彩蛋:来自冯雷老师的“有没有搞错”系列表情包




















好了~表情包就整理到这里~最后请大家: